追蹤
雲門流浪者的驛站
關於部落格
流浪者近況報導、浪人的交流園地、雲門相關活動訊息
  • 2047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歲月.風景 (1959-2005)-張照堂攝影展 3/16-4/11 中央大學藝文中心

中國時報 2010.03.17
吳垠慧 / 台北報導
標題 : 張照堂看處女作 拍虛無很直接

     一九六二年張照堂拍下生平第一張無頭人像攝影,當時他還是十九歲的大學新鮮人。在那個台灣攝影標榜「健康、沙龍唯美」的時代,張照堂卻以苦悶、抑鬱和虛無氣息的作品回應自己感受到的社會真實,形塑出六○年代存在主義式的視覺風格,也成了他日後最為人熟悉的創作系列。

     張照堂在中央大學藝文中心舉辦「歲月.風景(1959-2005)」個展,五十餘幅黑白攝影橫跨他人生不同創作階段。最難得的就是展出了他一九五九年至六一年高中階段、未曾曝光過的十多幅作品。

     高中作品曝光 塑膠娃綑單槓上

     國家文藝獎得主、六十七歲的張照堂在台灣攝影界是大老級人物。他的攝影獨樹一格,在寫實的基調上呈現特殊的氛圍和想像。有別於一九五○、六○年代的沙龍攝影,張照堂作品中那些無頭、殘缺的身體,訴說了當時身處政治高壓氣氛中,年輕人受挫苦悶的心境。

     八○年代後張照堂進入電視台參與文化節目製作,深入台灣各角落進行深度紀實攝影報導。他曾以《王船祭典》獲金鐘獎最佳攝影剪輯、《古厝/中國傳統的建築》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攝影,以《映像之旅》獲金鐘獎最佳文化節目。

     他初三開始對攝影產生興趣,課餘就拿家裡的相機往外跑。一九五八年進入成功中學攝影社向指導老師鄭桑溪學習。為了紓解課業壓力,他以攝影作為喘息的出口。這次曝光的一幅一九五九年照片,塑膠娃娃雙手被鐵絲綑在單槓上,相當詭異。

     受文學影響大 拍不出的用筆寫

     張照堂前年整理資料,意外發現一批高中時期的舊照片,想起半世紀前學攝影的初衷。「好玩的是,高中學攝影的原始心境,現在把照片放大之後,影像的力量還是存在。」

     不過,他也說,「人存在的狀態一直是我感興趣的主題。年輕時表現的虛無比較直接了當,現在透過帶有象徵性的風景的構圖表達,就像現代詩人以簡潔文字喚起某些想像力。」

     張照堂的攝影除了展現強烈視覺,也帶有濃濃文學味。他自述,「受到文學的影響甚至比繪畫、攝影要來得大。」

     無法用相機拍出來的畫面,他以文字書寫。二○○五年,南藝大的學生為張照堂架設網誌「哆拉老師的又一天」,幾年下來他努力「灌溉」有成。網誌內容不僅有高品質的影像分享,還見識到他詼諧的一面。一開始網誌只是用來和學生交流,「沒想到一發不可收拾,像是寫周記或是在做個人雜誌。」

     網誌像搞雜誌 四處走動找素材

     為了豐富網誌的內容,張照堂經常在外走動取材,將生活所見、所感的點滴串連,將生活中尋常的風景變成動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 如三月四日高縣甲仙發生的強震,張照堂授課的南藝音像所教師研究室竟也成了受災戶。他拍下研究室裡倒落的書架和七零八落的雜物,宛如裝置藝術般,並寫下:「好家在我沒那麼早到教室,不然豈不埋在這些書架堆裡?『早起的蟲兒被鳥吃』這句俗諺有道理。」
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