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雲門流浪者的驛站
關於部落格
流浪者近況報導、浪人的交流園地、雲門相關活動訊息
  • 204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自由時報副刊-王丹寫「做為破鞋的陳清揚」

上回大夥一同去看了李清照私人劇團的《陳清揚》。演出中播出了一段聲音,當時聽覺得很熟悉,隔了幾天Mimi告訴我那真的是王丹的聲音,挺有意思的。
王丹在自由時報上發表了一篇關於陳清揚的文章,轉貼下來與大家分享


李清照私人劇團《陳清揚》劇照


<洛杉磯傳真> 做為破鞋的陳清揚

◎王丹

話說1995年的那個夏天的某一個黃昏,十幾個員警衝到我家裡,要帶我去派出所「談話」。那時候我還在想,也許關個幾天就回來了──畢竟在那兩年這是家常便飯。於是就隨手拿了一本小說──讀書人都有這個毛病,走到哪裡都離不開書。結果我並沒有想到,從此一直到今天,十五年來就再也沒有能回去北京的那個家。在第二次被捕之後的一個多月裡,我手邊就只有這本小說,於是我就連續讀了整整十八遍。結果就是,我深深地愛上了這本小說,以及作者。

這本小說,就是《黃金年代》。而作者,就是英年早逝的大陸作家王小波。

想不到的是,我跟《黃金年代》的緣分竟是這樣地與歲月同在。十五年後在台北,我平生第一次參與一齣舞台劇的製作,並在其中客串了一段獨白。這部根據《黃金年代》改編的舞台劇就是李清照私人劇團演出、詩人劉亮延編劇的《陳清揚》。

我必須感謝亮延他們的努力,因為他們完成了一件我一直想做,但是還沒有去做的事情,那就是介紹一位天才的作家──王小波──給台灣的讀者。沒錯,其實王小波的書在台灣的書店裡已經擺了很久了(包括那本我看了十八遍的《黃金年代》),但是有關王小波的討論並不多見,文壇對王小波的了解也不盡深入。這是一個遺憾,因為在我看來,王小波是中國文壇的異數,是前無古人,很可能也後無來者的天才作家。他的寫作風格是如此地獨特鮮明,我很懷疑是不是還能再有人寫出這樣的作品。

還是回到《陳清揚》好了。她做為一個下鄉插隊的女醫生,與同樣勞動的男青年王二發生了關係而被批鬥,這樣的女人在那個年代──文化大革命──被稱為破鞋。王小波筆下的陳清揚,是一個荒謬世代的反叛者。在那樣的時代,人性與環境存在著無法迴避的張力:革命與政治要求禁止愛的存在,但是人性又是無法壓抑的。陳清揚愛上了王二,但是這種愛無法表達,於是她就選擇了另一種方式,就是通過性來表現愛。當我們都以為陳清揚是想通過性來表現叛逆的時候,其實陳清揚的真正關切還是愛。既然不能以愛人的身分跟王二在一起,陳清揚就選擇了另一個身分──破鞋。而劉亮延在原來的文本之外所延伸出來的部分,也是本劇非常精采的地方:那就是當文革結束,陳清揚可以說出愛的時候,這個時代已經以破鞋為主流了。戲終之際,〈我愛你中國〉那氣勢磅礡的歌聲籠罩全場,而陳清揚孤獨的身影漸漸隱去,其中的隱喻力度達到了最高潮啊:這是一個多麼龐大的集體啊,可是它卻是如此地荒謬。

在全世界都對中國的盛世頂禮膜拜的時候,或許,我們最需要的就是深入靈魂的藝術,做為一種必要的提醒。一場文化大革命幾乎波及了所有中國人,而那,不過是四十年前的事情,它難道不會對於中國人的特性,甚至是國家的品格造成難以磨滅的影響嗎?《陳清揚》向我們拋出了一個問題:到底,我們對中國了解多少呢?

(本文轉載至自由時報電子報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